關閉 微信掃碼關注株洲新區發布公眾號
您當前位置:株洲高新網 >> 文化 >> 原創文學>> 校徽

文章內容

校徽

作者:聶鑫森 來源:株洲新區 發布時間:2019年09月02日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
  A大學中文系教授、系主任桑尊昨天接到一個電話,請他到省作協文學院給作家們講近代文學史課。講課對于他,特別是講近代文學史,簡直是輕車熟路。可他從接到電話那一刻起,一顆心便懸起來。


  他今年六十多歲了,執教三十多年來,一部近代文學史,不知道翻來覆去講了多少遍,按理說是沒有什么可擔心的了。可文學院聽課的不是一般的大學生,而是在文壇嶄露頭角的中青年作家,一個個都擺著一兩本書在那兒,老生常談沒人聽,許多教授在那兒講課都弄得很尷尬。他身為中文系的主任,如果在文學院“跌一跤”,往后還怎么好“為人師表”?想打個電話推辭吧,還真說不出口,如今的院長就是他的同學,他們都是當年文學院的第一期學生。日子過得好快,學院已經辦到了十幾期了,培養了許多馳名文壇的作家。而他這個當年的學生,卻要去為現在的學生講課了!


  晚上,桑尊獨自在陽臺上悶悶不樂地站著,幾盆老少年像一束束的火苗子,跳躍在月光下,充滿著一種逼人的銳氣。他想:以往講近代文學史,有規范化的講義,魯迅、郭沫若、茅盾、巴金、老舍、丁玲……這些是必講的,但恰恰這些,對于中青年作家又是再熟悉不過的了。他忽然想起一些有爭議的作家:周作人、林語堂、胡適、徐志摩、錢鐘書、沈從文……過去的講義上對他們是講得不多的,或語焉不詳。周作人文學創作初期的散文、雜文與文學評論,是有過成就的,可是,他后來成了漢奸!胡適出版過中國最早的白話詩《嘗試集》,在《新青年》上發表過《文學改良芻議》,而后來他成了一個國民黨的政客!但這些也不是什么新鮮貨色。現在的青年作家學歷高,讀書又廣,什么不明白?他嘆了一口氣,忽然發現近代文學史也并不是那么好講的。


  從陽臺上回到屋里,坐在轉椅上發呆。


  他的夫人林如把一杯咖啡放在他的書桌上,見桑尊愁眉不展,以為他不舒服,忙問:“哪兒不好?胃痛?頭暈?”


  他搖了搖頭。


  停了一會,他才將心事講了出來。


  林如一聽,笑了:“我當是什么了不得的事!你別老想著自已是中文系主任,是教授,你不就是文學院一期的畢業生嗎?你和他們是校友,是同學,同學間談談心,談錯了也沒什么。”


  桑尊的心猛地一亮,高興地說:“有道理!有道理!”


  接著他便打開幾個書柜,手忙腳亂地翻起來。


  林如問他是不是找資料備課,他搖搖頭:“不需要備課了,談心還備什么課。我要找那個文學院的校徽,既為同學,得有個憑證。”


  林如望著他那副認真的樣子,想笑又不好意思笑,便幫著他尋找起來。


  終于找到了!校徽用一小塊綢布包著,放在書柜里的一個小抽屜里。打開綢布,紅色的校徽熠熠發光,字跡依舊那么新晰。桑尊放在手上,久久地端詳著,許多青年時代的印象,如無數彩色的貝殼閃現在腦海的沙灘上。他覺得全身血液的流速也加快了,每塊肌肉充滿了力量。可愛的青年時代啊!


  第二天,他佩著校徽走進了文學院的課堂,他以一個同學的身份講述對近代文學史的見解。他講得非常輕松,完全是談心似的,顯示了高度的“無技巧”!


  一陣陣掌聲落下去,又激揚起來。


  桑尊的眼角濕潤了……


主辦單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區委宣傳部
承辦單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區委網信辦
通訊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株洲大道北1號高新大廈
版權所有:zzgxxc.cn 2008-2019
備案號:湘ICP備19007955號
手机炸金花哪个平台好